掌声送给社会泥

♪泥煤喜欢小蜘蛛♪

【全员向】一切不以聊哲学为目的的搞基都是耍流氓(一)

短小精悍
放飞自我
现代paro
人物极度ooc
我也不知道我在写什么
文风突变
别问我为什么新坑

吾友等不及了!


一切不以聊哲学为目的的搞基都是耍流氓


一.

妖狐和茨木是邻居。

这是他们四岁时候的事情。那是一个正为浓烈的仲夏,茨木正坐在沙发上百无聊赖地抠脚,听到门外有响动。
他啪嗒啪嗒跑到窗子那里去看,看到几辆货车装着家具,一群人在隔壁捣鼓。其中穿插了一个岁数跟他差不多的小孩,眼睛水灵灵的,脸也水灵灵的,人见人爱花见花开的那种。

茨木撇撇嘴,吸溜一下鼻子,怏怏地又回到了沙发。

看起来不耐打。

茨木那时才四岁,却有着打翻整个幼儿园的野心。
傍晚的时候,那个小家伙被他父母带上门来拜访一下这些邻居,他奶声奶气地说他叫妖狐。

然后妖狐一笑,茨木心里一怂,觉得这家伙打不得。打了会遭报应,比如说以后上天会派一个杀马特来,让他不能传宗接代。

好在妖狐能说会道,脑子聪明,虽然对茨木统治幼儿园的大业兴趣不大,但是在茨木的鼓动下,就成为了他的二把手,平时那张妖精一样的脸一笑,对面就知道他完蛋了,这狐狸精不知道能想出多少法子来整死他。茨木打架时他就在身后摇着小旗子呐喊助威,茨木便揍得格外卖力。

在他们统一大业还差让老师俯首称臣这最后一步时,他们就毕业了。
幼儿园毕业的茨木和妖狐胸口带着小红花,想着韶华易逝,大业无法完成,纷纷扰扰已在身后。他们深沉地看了一眼幼儿园院长神乐干枯的头发还有她憔悴的脸庞。

他们两个上了小学。一二年级平平淡淡,三年级出了一点意外,来了一个转学生叫鬼使黑。班上齐刷刷地看向了一个叫鬼使白的小甜心,鬼使白脸刷的一下红了。

本来只是觉得这俩名字相配,他们班上花名册一排下来,井上二狗,藤原二狗,石田铁柱,花泽蛋蛋,突然冒出来一个“茨木童子”,让人不禁肃然起敬。
现在有一个叫鬼使白,又来一个鬼使黑,大家觉得:哎,名字挺配的。但是这时鬼使黑露出笑容,中气十足地大喊一声:“我愚蠢的欧豆豆yooooo!你为什么不注视着我!”

三年级时生物正在学精子和卵子的结合,正是大家性知识崛起时,但是受到了班上这对兄弟耳濡目染的启蒙教育,班上的人有点理所应当地认为正确的繁殖方式是精子和精子的结合。

有个人除外。妖狐左拥右抱着不超过十岁的校花和级花,翻个白眼:放屁。

鬼使黑很快跟他们混熟了,这家伙打架也是个好手,被茨木盯上后放学打了三个小时,最后鬼使黑急着回去给鬼使白做饭而心不在焉被茨木打败。但是从此茨木也跟鬼使黑结下深厚的革命友谊。
时间一晃飞快。茨木和妖狐还有鬼使黑白两个留守儿童在毕业典礼上再一次感到时光飞逝,大业不能继续,深感沉痛。他们又看了一眼校长惠比寿有些秃了的脑袋。

二、

上初中后妖狐和茨木不在一个班,他俩与鬼使黑白也不在一个学校。于是相约好:妖狐和茨木征服这个学校,鬼使黑打趴那边人马。
没有安静如鸡的鬼使白。

本来茨木在暑假就计划好,妖狐做军师,他做将军,继续开始他们初中三年的长征。
但是出了一点意外。茨木的隔壁班有一个厮叫酒吞。长得,让人眼前一亮。

啊是真的很亮。妖狐简直想带着墨镜去看他。
红发,还是长发,还扎起来,还仿佛用胶水洗了再丢了几个二踢脚进去炸开后用梳子梳顺溜,等胶水凝固下来的发型。听说校方多次想劝退他未遂。

茨木当时看到酒吞的头发就气炸了,认定他不是一条好狗。作为入学才一个月也同样被学校策划劝退未遂的白长不直,他揪住妖狐,让他去带话:放学别走,小树林等你。

妖狐是一个不爱江山爱美人的军师,他给酒吞带了话,便毫不负责地拉上几个漂亮妹子去浪。结果在街上正在吃炸鸡时,有个小弟跑过来找到妖狐:快去!大师兄出事了!

妖狐抓起那只炸鸡就跑,跟着小弟拐进了那个小树林里,看着衣冠不整的酒吞骑在面色潮红的茨木身上,两个人都是一脸“爽死我了”的表情,妖狐觉得他炸鸡吃不下去了。

他想了想自己要不要趁两人正嗨时悄悄退出去,但是他们两个已经发现他了,目光一齐投过来。

悄悄把炸鸡藏在身后,妖狐想了想还是打个招呼:yooooo。

一片死寂,妖狐尴尬极了,觉得自己像是捉奸的。茨木你他妈别干看着啊,快点帮我做个出场介绍。

茨木的表情就是滚一边去,老子要射了。

妈蛋,这么丢脸的事情还是得我自己来。于是妖狐清清嗓子,自我介绍起来:妖狐,初一六班,茨木队伍里智商担当。性别男,爱好女。

这一段自我介绍在高中被酒吞狠狠地讥笑过几次。嗯?你的爱好女呢?初中说的那么大义凛然都是放屁吗?

后来妖狐才知道,他们两个只是打架打的很爽而已。

他也算是见了世面,从幼儿园到小学妖狐就习惯了看茨木揍了别人还装逼,装完逼了还不跑。第一次见到有人能随随便便把茨木打出屎来,打谁都跟打儿子似的。

最后,妖狐和茨木算起来从幼儿园开始到小学八年的征服之旅结束于一个叫酒吞童子的男人。

茨木给鬼使黑打电话:对不起,我的革命失败了。
鬼使黑回他:没事,我在这边也失败了,遇到了一个劲敌,叫判官。还有他的……爱豆,阎魔。

本来他们队伍里一个叫莹草的战斗扛把子觉得应该把酒吞拉进来继续奋斗,她曾经去劝说酒吞:加入文学部吧。
酒吞的理想不是加入文学部做一个忧郁的美少男。他深沉地对妖狐说,我喜欢哲学。

有一句话叫不打不相识,但是妖狐也并不能理解茨木的脑回路,本以为最多成为称兄道弟的哥们,但是茨木却成了酒吞的迷弟。

考试时考写标语,茨木大笔一挥:保护酒吞,茨木有责。
宁可血流成河,不伤酒吞一个。
我爱酒吞,酒吞使我快乐。

被茨木抓着兴奋地说了两个月酒吞的妖狐,咬着笔,看着期末考试卷子上有一道题:文化的影响是潜移默化的,它总是无声无息地影响着我们的世界观和价值观,从而影响甚至改变我们的一生。因此,处于在良好的文化环境里显得尤为重要,请你将感想写为一条标语。

妖狐颤抖了一下,哆哆嗦嗦地写上去:
珍爱生命,远离茨木。

茨木成天追着酒吞屁股后面跑,酒吞对他爱理不理,却和妖狐不可避免的成了好朋友。

一问才知道酒吞有个青梅竹马也是一个中二病,成天想搞事,统治世界建立新秩序。在遇到妖狐后,才坚信世界上还是有正常男人不会对女人没兴趣而是到处称王称霸。

是的酒吞喜欢女人。妖狐再三确认后才打算跟他深交。

酒吞喜欢的就是妖狐班上的妹子红叶,妖狐出谋划策,让酒吞在女生宿舍楼下弹吉他告白。

酒吞真这么做了。他拉上妖狐,拿着吉他,还搞了个音响。两个人在女生宿舍楼下嘶吼了半天,引得一群女生围观。
红叶好不容易探出了头的那一刻,两个人正激动,妖狐推搡着酒吞让他快点告白,酒吞脸一红,拿起话筒,深吸一口气时,喊出:

“红叶!我……”

就没声了。
妖狐转过头,看见拿着剪子和半截电线的茨木。

本来茨木就是一无脑的酒吞吹,人见人当傻逼的那种。但是,他长了一张好看的脸。
本来酒吞就是一正常的直男,妹子见妹子爱的那种。但是,他也长了一张好看的脸,旁边还跟了个天使一样的茨木。

这就注定了别人眼中茨木不是傻逼,酒吞不是直男。

妖狐拿到红叶画的酒吞和茨木r18的同人漫画后,犹豫着要不要劝酒吞考虑一下改变自己的性取向。

酒吞说我能有什么办法!我也很绝望啊!

三个人好不容易混到毕业。说混也不合适,毕竟这三个在校方谋杀名单上被黑体加粗加大地标了出来,但是成绩意外的好。

茨木是因为刻苦勤奋,打完架能给你背一段古诗。妖狐是因为聪明,一学就懂。

酒吞是不学也懂,上课一问三不知,考试就是考得好。据说因为出题人是针女,出的题杀倒一片学生,但是酒吞耐心好,做题慢悠悠地怼,平时看的辅导书都是地藏像出版社的,商标六个六星地藏,就问你6不6。

毕业时他们又一次感叹时间飞逝,大业一去不复返,同时不忘记再看校长黑晴明已经全秃的头顶。

————————————————

本来想一发入魂,居然没有写完……

下章一定要完!

评论(43)

热度(223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