掌声送给社会泥

♪泥煤喜欢小蜘蛛♪

【全员向】一切不以聊哲学为目的的搞基都是耍流氓(下)


跟我一起念
酒吞好 酒吞妙 酒吞使我呱呱叫





只是呱呱叫而已   没有污
你们这群肤浅的人类

珍爱生命
远离茨木












和大天狗。
——酒吞、妖狐

一切不以聊哲学为目的的搞基都是耍流氓

(三)

中考之前三个人就互相一通电话,约定了要填同一所高中。
搞死校长他丫的。

以他们的成绩自然非常轻松地考了进来,酒吞和妖狐一个班,茨木单独一个班。

开学典礼以后,酒吞看了一下分班情况,给妖狐发了个短信,说这事得庆祝。

两个男人于是半夜揣了钱,然后去露天广场会面。酒吞提议去吃江边烧烤,他还喊了几瓶啤酒,和妖狐边聊边喝。

妖狐酒量肯定没有酒吞好,但是也还是不错,差不多十几听啤酒才会醉。喝醉了酒品也好,不会发酒疯。只是安安静静坐在那里,一脸人畜无害,白皙的面色泛红,带着蜜汁微笑和迷蒙眼神,是个带把的看到了都想上。

茨木除外,他就一脑残。

不过茨木这么一个俊秀的天使,学校里众多女孩子的心肝宝贝掌上明珠,心甘情愿给他酒吞操——哦不,是支配,酒吞应该也挺性福。

吃得有点热了之后酒吞把薄外套脱了下来,把口袋里手机拿出来放桌子上。

妖狐一看屏幕不停地亮,便问酒吞怎么回事。

酒吞拿起手机举在面前,妖狐就看到茨木发过来信息99+。妖狐想收回前言。

大兄弟,你也是不容易。

他眼尖地瞧见酒吞手机上茨木的联系人下面还有一个叫中二病的。

酒吞:嗨呀,就是我那个青梅竹马,想着建立新秩序的那个。

“他现在怎么样了?”

“不知道,后来他搬家了,联系得就有点少了。”

想了想,酒吞补充了一句:“长得很好看。”

哦。妖狐整张脸就是一个大写的冷漠。

我是直男。


他们又吃了一会儿,妖狐突然开口:“嗯……你那个长得很好看的青梅竹马……”

神他妈直男。酒吞心里翻了个白眼,还是耿直地把联系方式给了妖狐。
妖狐回家往床上一躺,看着手机鬼使神差地过去加了好友。对方通过了。

第二天酒吞早上起来时,看到妖狐发来了几张聊天记录的截图:

〔我真的是妹子啊〕01:13:42
朋友你好
〔中二病不需要谈恋爱〕01:14:10
你好ᶘ ᵒᴥᵒᶅ
〔我真的是妹子啊〕01:14:35
……??!!
〔中二病不需要谈恋爱〕01:15:02
怎么了?Σ(っ °Д °;)っ
〔我真的是直男啊〕01:15:48
啊……没事
〔我真的是妹子啊〕01:16:32
请问……你是酒吞的朋友吗
〔中二病不需要谈恋爱〕01:17:00
是的呀
〔我真的是妹子啊〕01:17:47
咳,跟想象中不太一样
〔中二病不需要谈恋爱〕01:18:10
你想象中是什么样子的呢
〔我真的是妹子啊〕01:19:22
很高冷的男生吧
〔中二病不需要谈恋爱〕01:20:00
哈哈,这么说你是从酒吞哪里听说的我吗
〔我真的是妹子啊〕01:20:21
是的
〔中二病不需要谈恋爱〕01:21:01
嘿嘿,他跟你怎么描述我的?⊙▽⊙
〔我真的是直男啊〕01:21:48
……这个问题先放一边
〔我真的是直男啊〕01:22:25
你很喜欢颜文字?
〔中二病不需要谈恋爱〕01:23:37
这叫颜文字?不知道,只是觉得用起来挺有趣的,还很可爱╰(*´︶`*)╯
〔中二病不需要谈恋爱〕01:24:47
你还在吗?
〔中二病不需要谈恋爱〕01:25:23
睡着了么?( •̥́ ˍ •̀ू )
〔我真的是妹子啊〕01:26:26
……没有
〔中二病不需要谈恋爱〕01:27:58
你还真是一个高冷的女孩子呢(^v^)
〔我真的是妹子啊〕01:28:31
蛤?
〔中二病不需要谈恋爱〕01:29:04
难道不是女孩子吗?我看你名字是这样……
〔我真的是妹子啊〕01:30:00
……不,我是妹子。真的。
〔中二病不需要谈恋爱〕01:30:41
哈哈 (*^▽^*)
〔我真的是妹子啊〕01:30:51
哈哈 (ಥ_ಥ) 

妖狐图片后面还附加一条:
酒吞 ,我受到了惊吓。(ಥ_ಥ) 


酒吞也觉得自己受到了惊吓。

他想了想,给妖狐发过去一句:
我也是(ಥ_ಥ) 

酒吞开学第一天毫不意外地在女生和基佬们舔脸舔胸舔腹肌的目光里度过了。除了每次下课茨木就以能上奥运会的冲刺速度冲到酒吞面前“挚友啊!……”,算是相安无事。

放学后身上挂了一只茨木的酒吞远远地看见了妖狐躲在走廊尽头,看看这边的情况,发了个信息。

“我今天晚上有事,你先一个人对付茨木。”

有种朋友叫有甘共享有难不能共当。

妖狐仍然是抱着几个才认识他不到12个小时的漂亮妹子在浪。停下来给一个妹子买吃的,等待的时候就看到了一个男生,刚刚从书店里走出来。

妖狐眼睛都直了。男生长得很好看,不是一般的好看,好看得惊动党中央的那种好看。

他头一次觉得世界上居然有男人……妈蛋词穷说不出来,简单粗暴一点就是头一次觉得世界上居然有男人让他可耻地硬了。

男生转过了头,妖狐看到他手里拿了一本《马克思主义概论》。

男生也注意到了抱着三个妹子的妖狐。两个人默默地对看几分钟,妖狐不知道是不是自己的幻觉,他若有若无地瞟了一眼自己的裆。
说不定在清纯的外表下面是猥琐的心。
瞅啥?18CM!怕了吧?

妹子拿了吃的之后,妖狐就默默地走了。

晚上妖狐想这事想了很久,觉得有些惶恐,赶忙抓起手机问茨木:在吗?
茨木:不在
妖狐:……管你在不在,我只想说酒吞
茨木:挚友怎么了?!他出什么事了吗?!我居然不知道!但是挚友强大又冷静,没什么能够伤到他。尽管如此,我却不能在他有困扰之时帮他除掉那些小喽啰,这是何等失职!难道说是女人?!没错,挚友帅气又俊美,一身腱子肉,总有幺蛾子想搞事。谢谢你的提醒,我得去问问他是哪个女人。

妖狐长舒一口气。
基佬是这个样子的,看到没,基佬是这个样子的。我仍然是一个直男。

然而第二天妖狐去了茨木的班上,好死不死就看到茨木后桌坐着昨天那个看马克思主义的男生。

妖狐吓得赶紧退了出去,神情恍惚地刚好撞上去厕所的酒吞,神情恍惚地跟着他去了厕所,裤腰带解到一半突然醒过神来,发现自己并不想上厕所。

酒吞就看着妖狐把家伙掏出来后又一言不发地塞回去,系好裤子,转过头直勾勾地盯着酒吞。

……感情大爷您给我看了您的家伙什是想表达什么?

酒吞是见过大世面的人,他镇定自若地甩两下,露出一个微笑:“不约。”
妖狐抓住酒吞:给我背一下社会主义核心价值观。
酒吞:……?富强民主文明和谐,自由平等智障吧你。

妖狐:事情是这样的……昨天碰到一个小鲜肉,看起来给给的,喜欢哲学,就坐在茨木后桌。

酒吞愣了很久,突然想起来什么:哦,忘了给你说了,他就是我那个青梅竹马,叫大天狗。

回家后妖狐把微信的昵称改成了“我真的是直男啊。”

大天狗抓着手机,看着那个改了名字的用户。发过去了一句“你……”
很快“我真的是直男啊”回复了:大兄弟,咱们该坦诚相待了。

(四)

托酒吞的关系之后大天狗和妖狐算是正式认识了。

妖狐问过大天狗:“你为什么在网上的形象……”

大天狗:“是我以前一个朋友荒川教我的。他说我太冷漠了,对人要温柔,颜文字那个东西很能表现出你温柔的一面。”

妖狐:“那个叫荒川的住哪,我给他邮一箱辣条过去。”

茨木对大天狗的到来一开始表示不满:挚友你除了我居然还有其他的男人!

但是很快,就像当年酒吞和妖狐一拍即合那样,茨木和大天狗也很快沆瀣一气。模式如下:

大天狗:我觉得这个世界需要强者。
茨木:没错!像我挚友那样!
大天狗:秩序需要改变!
茨木:没错!由我挚友来改变!
大天狗:搞事!
茨木:搞事!搞事!搞事!

然后他们轰轰烈烈如同大跃进时大炼钢铁一样,满脸坚毅,一身正气,想着要做点什么大新闻 。

茨木和大天狗相见恨晚,而酒吞和妖狐相拥而泣,约好结为反中二病和痴汉联盟,永远不分离。

高中四人帮就此成立之后,走在哪都是一道靓丽的风景线。
自然有一些幺蛾子,各种暴露狂跟踪狂那种,原先就是四人帮中谁谁谁的迷妹迷弟,现在总算是明白了得不到的永远在搞基,于是其中有些天赋异禀的家伙们就行动起来了。

妖狐这次拿到的漫画不得了,画的是他们四个一起去唱歌,结果在KTV里酒后乱性,群魔乱舞。看完前面酒吞搞了茨木后,指指旁边不省人事的妖狐,对大天狗邪魅一笑:“换你来。”

大天狗同样邪魅一笑,如果做成表情包应该就是“你老公电了你一下”,开始解裤腰带时,妖狐啪地一下合上了书,准备找座敷借点火。

座敷家是世世代代生产打火机的,工商业界里的老字号,整个家族都呕心沥血敬岗爱业,每生产一个打火机不伤筋动骨吐血30%都不好意思说自己是做打火机的。
后来响应国家号召,进行技术改革创新,变成了吐血20%。

她家族庞大,势力可以延伸到整个学校,连茨木都对她敬畏几分,只有酒吞这厮仍然横着走。她上下打量了一下妖狐,轻蔑地微微启唇:不借。

酒吞的短信发过来了:今晚去KTV?
妖狐吓得菊花一紧:不去!!!

酒吞觉得妖狐不对劲,找了个星期天单独把妖狐约出来聊人生。妖狐喝了一点酒,壮壮胆后抓住酒吞的手:“被掰弯了是怎样一种体验?”

简直想一刀劈死他,哪壶不开提哪壶。

酒吞的确是大将风范,他平静地倒一杯酒满上:“你弯了?被我掰的?”

大爷您眼神不错。

酒吞突然想起了什么,转头:“妖狐,性别男,爱好女。”
简直想一刀劈死他,哪壶不开提哪壶。

很快酒吞明白了妖狐的烦恼:第一,他本来应该是一个笔直的直男,风花雪月纸醉金迷,灯红酒绿中放飞自己,当个高富帅,娶个白富美,登上人生巅峰。

但是半路杀出个大天狗。

第二,这家伙,似乎自己不是弯的。

酒吞有种同病相怜的感觉。茨木也是一个关灯拉帘扑上床后,把被子一蒙,以脸挨脸,胸贴胸,下身摩擦下身的动作,说:“挚友!你看我的夜光手表!”的正经人。

他可以想象以后妖狐在暧昧的床头小灯的照耀下,香肩裸露,面色潮红,软软的一团贴在大天狗手臂上蹭,大天狗微笑着摸摸他的脸:“小妖精,看样子想听黑格尔辩证法了吧?我念给你听。”

妖狐对酒吞的描述感到一阵恶寒。他有些担忧他之后会不会被大天狗说服出家。酒吞便开启了我有一个朋友的故事会系列,给妖狐讲起了大天狗的事。

中二病这事就略过,那是酒吞现在说起都恨不得宰了大天狗的幼儿园黑历史,羞耻出新高度。主要就是,大天狗从初中之后,就很喜欢哲学。
虽然不知道是怎么发展起来的,但是大狗子面对任何事物都愿意追根问底,最后上升到哲学的地步。

妖狐想了想,小心翼翼地问了一句:“他喜欢看搞比利?”
两个大男人突然陷入了沉默,死一般的寂静。

妖狐:“当我没说。”

很快高中四人帮就毕业了。惯例的校长光头,这次对象有点特别:两面佛。
据说原本这是个行为艺术家,黑晴明的同学,两个人上学时期搞得他们的校长也是脱发严重。好歹收心养性自己做了校长,原本艺术家一头浓密张扬的头发碰上四人帮后,头顶只剩下最后一根。两面佛对那根头发悉心照顾,浇水施肥从不懈怠,直到有一天茨木被叫进办公室谈话,他盯着两面佛的那根毛发出神,忍不住伸手拔掉了它——舒坦。

但是两面佛表示回去代我问候一下你们祖宗。

高考填志愿时,四人帮商量好都填国内顶尖大学:YYS大学。

茨木接到了鬼使兄弟久违的电话。两个人现在正在阎魔手下打工,地府组在那边的学校也混的风生水起。
得知原先的朋友碰巧跟他们填同一所大学,茨木很高兴,把这个消息告诉了妖狐。在旁边的酒吞和大天狗听到“阎魔”两个字,挑挑眉:“哦,那个肉食系女流氓。”

(五)
大学开学时酒吞和妖狐看了看分寝室的情况,掩面而泣。
414寝室成员:大天狗,妖狐,还有另外两个。
412寝室成员:鬼使白,鬼使黑,判官和另外一个。
413寝室成员:酒吞,茨木,还有另外两个。

酒吞拍拍妖狐的肩膀:“小心保护菊花。”

妖狐拍拍酒吞的肩膀:“三年起步,最高死刑。”

像大天狗他们这样的仙女怎么可能是睡上下铺?当然是上床下桌的寝室。大天狗挑了靠窗子的位置,上前两步夺过了在门口的妖狐的行李,咚地放在自己对面的床铺:“你住这。”

陛下,能不能民主一点?妖狐翻个白眼后还是就定了那个位置。一会儿后寝室另外两个也到了。

两个白长直,其中一个小白脸,樱桃嘴,眼睛扑闪像汪水,笑容甜得你牙齿疼,糯糯地说:“你好,我叫小鹿男。”

这么可爱,一定是男孩子。

另一个仙风道骨,长相清秀,吃个饭就像是在做法,像刚演完哪家古装片里的贵族还没出戏的,就飘到寝室来了:“我叫妖琴师。”

412寝室的一目连提着行李站在门口,看着抱在一起你侬我侬的鬼使黑白,还有正在跟阎魔煲电话粥的判官,思量着换寝室。

他往414一看,赶紧撤回视线,又往413一看,赶紧撤回视线。
幸好刘海挡了一只眼睛,不然要瞎一对。

413的酒吞和茨木迎来了一个老朋友,荒川之主。他是和酒吞大天狗一起长大的,同时也是茨木的姑妈的同学的儿子,小时候去客串过《阿凡达》,对表演很感兴趣,但是大学却读的水产养殖与开发。

以及还有一个室友,叫般若。
这个般若长得和小鹿男一样甜美(?),但是性格恶劣至极。
酒吞总觉得,要是他惹了般若,有一天会发现他的酒葫芦里泡着枸杞子、丹参30克,地骨皮、丹皮、白芍、女贞子少许,桂圆肉一堆,大黑蛇一条。

由于四人帮和鬼使兄弟的推动,三个寝室很快混熟了,在整个年级赫赫有名。长期有人听见半夜这三个寝室传来各种响动。后人原称其为群魔乱舞,后来改叫百鬼夜行。

妖琴师是声乐系的,自然少不了弹奏各种乐器。但是风景园林的小鹿男却热爱打鼓,各种鼓,太平鼓架子鼓,最喜欢打安塞腰鼓。

小鹿男给他们表演过,开始时,他的神情沉稳而安静。紧贴在他身体一侧的腰鼓,呆呆地,似乎从来不曾响过。 但是: 看!—— 一捶起来就发狠了,忘情了,没命了!一个斜背响鼓的小鹿,如百十块被强震不断击起的石头,狂舞在你的面前。yys大学上,爆出一场多么壮阔、多么豪放、多么火热的舞蹈哇——安塞腰鼓! 这腰鼓,使冰冷的大天狗立即变得燥热了,使恬静的妖狐立即变得飞溅了,使困倦的酒吞立即变得亢奋了。

妖琴师觉得小鹿男是个人才,商量着拉他组一个乐队。但是还需要一个主唱,于是他们找上了酒吞。
茨木:挚友主唱的话,我来做伴唱!

酒吞歇斯底里的反对茨木的加入,妖狐寻思应该是初中在红叶宿舍楼下唱歌那时留下了阴影。

于是怀着满腔热情,左隔壁414的妖琴小鹿男抡起电子琴和架子鼓吹拉弹唱,对面寝室413酒吞茨木半夜嚎叫嘹亮。

412寝室的一目连抓着头发不堪忍受地从床上坐起来,看见对面铺的判官早下了地,正在认真地练毛笔字。

第二天早上,414,413两个寝室的门上都被贴了一张苍劲有力的“死”字,引得出去拿快递的其他寝室的纷纷驻足围观。

混熟之后当然要去聚餐。大二的圣诞节,判官和鬼使兄弟拉上了阎魔,阎魔拉上了同寝室的妖刀姬和青行灯莹草。于是十六个人风风火火地就出去吃饭。

吃饭当然少不了喝酒,大家嗨起来了什么都不顾,阎魔就开始讲酒吞和大天狗小时候的糗事,连妖刀姬这样的冰山美人都在旁边笑得差点失禁。两个当事人黑着脸,简直想把她塞进麻袋里从江水上顺流而下。

这种话题说到后面自然要扯上脱单的问题。

四人帮毫不做作地抖成筛糠抱成一团,鬼使白想说些什么,鬼使黑就喊了一句“憋说话,吻我”,判官也往阎魔身边挤了挤。

本来应该是散着坐的,一阵混乱后大家迅速分好了阵营,连其中有几个单身狗都不知道混到了哪一组。

只剩下还没搞清楚现状的一目连成为众人同情的目光焦点。
一目连:“我有一句mmp不知当不当讲。”

酒吞喝得醉醺醺地,突然想起要告诉茨木明天教授找他的事,抓住茨木的手:“茨木,我……”

茨木眼含热泪地捧起酒吞前天花二十块钱弄的白发洗剪吹,“喜欢。”

“……?我他妈不是说这……”
“喜欢。”

“你先听我……”
“爱。”

旁边也灌了几杯酒的荒川看得老脸一红,转头拉起小鹿男柔嫩白皙的小手,“小鹿,我……”

“不爱,滚。”

荒川颇为失落的坐到大天狗旁边,向他哭诉自己家五百平方米的鱼塘不知道为谁而承包。
大天狗也喝高了,摸摸荒川的头:你应该跟他聊聊哲学。

聚完会后有事的先散了,就剩四人帮留在原地。酒吞摇摇头让自己清醒一下,抓起了不知道什么时候软塌塌挂在身上的茨木,打横一抱——好轻,比想象中轻多了。
茨木潜意识里呢喃着挚友,往酒吞怀里缩了一缩。

酒吞抱着这么一个白团子坐也不是走也不是,在那里干站着,只是,茨木拱了两下,他就可耻地硬了。

酒吞轻咳一声,紧紧手,对看起来还挺清醒的大天狗说:“妖狐就交给你了。”

妖狐喝醉了在发酒疯,一会儿嚷嚷着热,一会儿上蹿下跳地蹦到大天狗身上,不依不饶就往他怀里乱钻。

酒吞觉得有点不对劲,是哪不对劲又说不出来,大脑沉顿得要死,于是抱着茨木离开了。走在街上时,被清冷的晚风一吹,才突然反应过来,啧了一声:“这个心机婊!”

大天狗这边是半醉半清醒。他还勉强保持着人模狗样,搂着不撒手的妖狐收拾了一下东西,便晕晕乎乎地出去结账。

走在街上算是清醒了一些,看着远远的车灯闪烁过的光影在妖狐的脸上折叠,变幻,闪烁。妖狐低垂着眼睫,软软地像天鹅绒。大天狗忍不住拿手去碰,妖狐便发出了很重的鼻音,像是动物打喷嚏的那种。

相比起大天狗,妖狐的体型的确要小一圈,但是也不矮,把妖狐抱着的话看起来却像抱着弟弟或者儿子。

听起来不伦不类的,但是大天狗感觉的确如此。
他喝醉了,他抱他回家,他疼爱他。


妖狐在咕哝着什么,大天狗凑近了去听:
“富强,民主,文明,和谐,大天狗……”

大天狗对于自己能出现在24字社会主义核心价值观里表示非常感动,觉得妖狐的革命意识高到让他羞愧,没有多想就公主抱起来,捋了捋他鬓间散乱的白发:“回去了。”

一回到宿舍,小鹿和妖琴不在,大天狗恍恍惚惚记得他们说要出去浪一夜。把妖狐放在坐在椅子上,动作困难的给他洗了个脸,喂了一点水,打理好了,问题来了——床都在上铺,怎么把他运上去?

大天狗伏下身,试图喊醒妖狐。但是他又总觉得长不了口。妖狐眯着眼睛,偶尔睁开眨一下,又困顿地闭上了。
大天狗记得第一次见到妖狐时他正在给妹子买吃的,那时他仅仅是惊鸿一瞥——然后就没有然后了。

对,他是长得好看,蛊惑人心的那种好看,而且他金闪闪的眼睛夹杂着什么大天狗描述不出来的东西,让他沉溺其中,那又怎样?只想着哲学的狗子会承认吗?

大天狗托着腮看着妖狐,回想起一起度过的这几年,突然有种冲动想去亲他一下。
然后他这么做了。

然后狗子自己被吓了一跳。
他只是想跟妖狐聊哲学啊!

但是这时妖狐睁眼了,迷蒙得很。又是那种扑朔的碎金,一点一点闪烁在他眼睛里,大天狗不住地去瞅。
你酒醒了?
没有。
那就去睡。
不睡。
不睡干嘛?
我们来聊哲学吧。

?!好哇!
大天狗兴致盎然,很快又焉下来:算了,你人不舒服。
我是不舒服。
妖狐眨眨眼,凑进了一点,简直能看清楚他金色瞳孔里细密的黑线:聊完哲♂学我就舒服了。

大天狗想起原来看到过的灵异报道关于下降头——封建迷信!反社会科学!

但是现在,他好像信了。

——————————————

第二天,妖狐满面红光地看到了满面红光的酒吞。两个人对视许久,露出深不可测的笑容:“噫~~~”

酒吞:“别以为你昨天装醉我没看出来。说吧,怎么把他办了的?”
妖狐:“就是聊哲学啊。”
酒吞:“大天狗说过,一切不以聊哲学为目的的谈恋爱都是耍流氓。”
妖狐:“一样,一切不以聊哲♂学为目的的搞基都是耍流氓。”

酒吞:“那以搞基为目的的聊哲♂学呢?”

妖狐“嘿嘿”地指指身后的捂着脸大天狗,他正和茨木坐在一起怀疑人生。


一目连和荒川一直静静看了许久,荒川老脸一红,转过头:“连连……”

一目连:“不聊哲学,滚。”

【Fin】

评论(72)

热度(1419)